<noscript id="ku60y"><optgroup id="ku60y"></optgroup></noscript><sup id="ku60y"><bdo id="ku60y"></bdo></sup>
<noscript id="ku60y"><table id="ku60y"></table></noscript>
<code id="ku60y"></code>
  • <bdo id="ku60y"></bdo><bdo id="ku60y"><blockquote id="ku60y"></blockquote></bdo>
    <li id="ku60y"></li>
  • 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律师姐姐的合租日常

    Chapter 5 校友会(下),去医院

    和律师姐姐的合租日常 学渣高乐高 2589 2019-02-27 19:56:24

      出了宴会厅,殷子?#22791;?#32039;捂了捂?#24120;?#26524;然很烫啊!刚才应该没有丢人吧?都怪那臭小子,搞什么,就像被当众表白了一样。不过话说回来,他也算是为我解了围吧……

      就这样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来走着,?#20154;?#32531;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经走出了饭店。深吸了一口清凉的空气,殷子薇只觉自己的心没有之前那样乱跳了,便也打算回去。刚转身就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林?#21543;?p>  “你先进去吧,我接一个电?#21834;!?#26519;?#21543;?#23545;身边一位穿着雍容的中年女士说道。

      这位应该就是林夫人了,殷子薇心想。她偷偷跟着林?#21543;?#26469;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看来电话内容应该是不想让人知道……是什么?莫非……殷子薇只身躲在拐角处。

      只听林?#21543;?#28966;急地说:“我都说了,我现在没钱,真的还不上。”电话那端好像是一个粗犷的声音,看来不像是正规的借款啊。

      “别别别。千万别搞我家人,您再宽限我两天,我马上还。”林?#21543;?#24613;迫的嗓音中透露着卑微的恳求。果然……

      殷子薇目视着他皱着眉挂断电话,又忧虑地叹了口气。眼见着他即将要走,殷子薇?#37027;?#36208;了出来,说了一句:“是因为家人?”

      林?#21543;?#36523;躯一震,转过了身。看清来人是殷子薇后,瞪大了双眼,指着他:“你……你……”

      殷子薇打断他的话:“看你的反应应该知道我是李希环的辩护律师。那么我们聊聊吧。”说完,便向他靠近。

      “我们没什么好聊的。”林?#21543;?#22909;像并不打算配合她,抬腿边要离开。

      殷子薇望向窗外,大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车流在夜幕下川流不息,突然想起那句至理名言,顺口说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20004;?#20026;利往。人啊,好像从来没有停下脚步来呢。”

      林?#21543;?#19982;殷子薇擦身而过的脚步一顿,他不明白殷子薇为什么说这个,她不是应该质?#39318;?#24049;为什么不说出真相吗?

      好像是知道林?#21543;?#24515;中所想,她又接着说道:“因为没有停下脚步,所以往往看到的都是假象。但是人类总是?#19981;隊眉?#35937;蒙蔽自己,因为……”顿了顿,“真相永远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

      殷子薇转过头来看向他,目光深邃,让人看不透:“您?#24425;?#36825;样的人吧?自?#21512;?#35201;逃避真相,所以认为周围的人都会在自己制造幻想中幸福。那么您有没有想过真相?#31449;?#26377;大?#23376;?#22825;下的一天呢?到时候活在您制造的幻象中的人会不会恨您呢?”说完她冲着林?#21543;?#24494;微?#21019;健?p>  “你威胁我?”林?#21543;?#26377;些愤怒地朝他低吼道,仔细看还能看到他的身体不知是因为气愤还是恐惧而微微颤抖着。

      殷子薇摇了摇头:“我不会说出去的。您比我更清楚您根本撑不了太长时间的,我不需要为这?#36136;?#30333;费力气。我只想你知道,既然知道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那么早点结束幻象来换一个人的未来会是一笔长期买卖。”

      林?#21543;?#30340;目光闪了闪,有些动摇:“你是说帮了他,他也能帮我?”

      “我会尽力一试。”殷子薇耸了耸肩。

      “万一他过河拆桥呢?”林?#21543;?#20381;旧不?#21028;摹?p>  殷子薇大致猜到他想要自己的一个保证,但她却摇了摇头,并没有夸下海口:“我?#24425;?#21482;身一人来到s市打拼,我知道您不想告诉周围的人‘我失败了’。但是,像你我这种来一线城市漂的,都是一穷二白。最差不也就是从谷?#23383;?#26032;爬起来吗?人,总是要学会面对。”

      看着他有些暗淡的眼神,殷子薇又补充道:“我不能给您保证,我也无法以这?#36136;?#26469;担保您,否则就是贿?#31119;?#25105;可不干赔钱买卖。我所说的也只是一种可能性,但是我们总归得相信雪中送炭才能相濡?#38405;?#25105;想如果您家人知道你能?#36162;?#22320;面对,还能救人一命,都不会?#30340;!?p>  说完这番话,殷子薇从衬衫口袋中掏出了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了林?#21543;?#31561;林?#21543;?#39076;颤巍巍地接过名片,殷子薇也不再言语,先向宴会厅走去了。

      回到宴会厅,殷子薇借以身体不适和一桌令人头疼的人告了别,走出饭店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把那个臭小子给落下了。话说刚才自己回去的时候也没有看到他,这人真是……正准备给他打电话,突然身后一个男人的声音将毫无心理准备的殷子薇吓了一跳:“不吃饭就走吗?”

      殷子薇回头一看,果然是那个臭小子,顿?#34987;?#20882;三丈。之前的事自己还没找他算账,现在还敢吓自己,于是毫不客气地说:“你要死啊!吃吃吃,看到你我气都气饱了。?#24515;?#21035;乱说?#21834;?p>  “我错了。?#34987;?#27809;等殷子薇说完,许闵洋突然就蹲下来,撅了撅嘴,双手捏住自己耳朵,睁大眼睛看着她,认错道。

      殷子薇好像被定格了?#35813;耄?#28982;后……

      “噗~哈哈哈哈哈哈~”她笑地弯下了腰,“你……你……哈哈……你这?#21019;?#20010;人做那么搞笑的动作干嘛。”她一边笑一边说道。

      “哎?#24076;?#25105;眼泪?#23478;?#31505;出来了。”殷子薇擦擦眼角又对他说:“好了,别卖萌了。这?#21019;?#20154;,恶不恶心?”

      说完,正了正身,憋?#21028;?#36716;身向?#30333;擼骸白擼?#25105;们回家吧。”

      许闵洋摸了摸鼻子,?#24515;?#20040;好笑吗?#24691;?#19981;是之前他们在宴会时的嘲讽,?#30001;?#21018;刚偷听到她和那个中年男人的对话,他知道她心情肯定不是很好,他才不会……不过她笑起来真的很?#27599;矗?#19981;是那?#21046;?#26102;公式化的笑容。而是真心的笑,眼睛弯弯的,透?#21028;?#36784;般的光芒。想到之前偷看到的内容,他?#37027;?#30629;了眼殷子薇。她说的,其实?#24425;?#33258;己吧……

      回到家,殷子薇便不再理会许闵洋直接向书房走去,今天的谈话殷子薇有?#21028;?#26519;?#21543;?#20250;答应她,但是只有他一个证人还不足以判李希环无罪。

      她刚打开电脑准备写一份举证说明书,就感觉自己胃?#24691;?#38544;作痛,她以为是没吃饭饿得胃疼,便也没在意,继续打字工作。但是过了半小时,她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是越来越疼让人有些受不住的赶脚。

      她捂着肚子,弯着腰跑到隔壁许闵洋的房间用力敲了敲门。不一会儿,穿着便装的许闵洋就开了门:“有事?”

      入目便是一张惨白中还透?#21028;?#35768;蜡黄的?#24120;?#30473;?#26041;?#30385;,他意识到对方状态有些不对,赶紧问:“怎么了?很难受?”

      “我的胃很疼,能麻烦你和我一起去一趟医院吗?我怕自己撑不住。”

      听到这一话,许闵洋也不敢耽搁她,三下五除二地拿上外套穿上鞋,对她说:“需要我扶你吗?”

      “不用了。”尽管很痛苦,但是殷子薇向来不?#19981;?#21644;?#21543;?#20154;太过于亲密,还是拒绝了他。

      许闵洋看她额间都冒出了汗水,本就没什么血色的嘴唇现在更是惨白一片。这都什么时候了,还那么倔。于是他二话不说把人打横抱起下了楼。

      殷子薇十分抗拒,她在许闵洋怀里挣扎了一下,用虚弱的声音道:“放下我,我自己走。”

      “如果你准备掉下去,那就请你继续乱动。”他淡淡地说,果然怀中没了动静。他发现殷子薇真的很轻,不过?#24425;牽?#20219;谁天天一日三餐作息那么不规律不健康都不会重吧,估计这胃痛和这位的饮食绝对有关。

      殷子薇可觉得自?#21512;?#22312;是处于冰火两重天,一边是胃疼得冷?#24618;?#20882;,一边是被人抱着?#38480;?#24471;脸上发烫。想想自?#21512;?#22312;的外观,不用说她也知道,自己这人生第一次公主抱怕是给毁了。

    学渣高乐高

    殷子薇:“今天的卖萌表演不错,深得朕心”   许闵洋:“?#22791;?#20799;,今天?#24425;悄?#21451;力max的我”   写着殷子薇和林?#21543;?#30340;对话就想起前几天看《飞驰人生》中的那句经典台词:“成年人的崩溃是从借钱开始的。?#26412;?#24471;身为有道理,身为曾经的成功人士让林?#21543;?#20146;口在法庭上承认自己面临破产就不仅会让周围人知道,而且也会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noscript id="ku60y"><optgroup id="ku60y"></optgroup></noscript><sup id="ku60y"><bdo id="ku60y"></bdo></sup>
    <noscript id="ku60y"><table id="ku60y"></table></noscript>
    <code id="ku60y"></code>
  • <bdo id="ku60y"></bdo><bdo id="ku60y"><blockquote id="ku60y"></blockquote></bdo>
    <li id="ku60y"></li>
  •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