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ku60y"><optgroup id="ku60y"></optgroup></noscript><sup id="ku60y"><bdo id="ku60y"></bdo></sup>
<noscript id="ku60y"><table id="ku60y"></table></noscript>
<code id="ku60y"></code>
  • <bdo id="ku60y"></bdo><bdo id="ku60y"><blockquote id="ku60y"></blockquote></bdo>
    <li id="ku60y"></li>
  • 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上你,是我一生逃不掉的劫

    chapter35 我恨我爱你

      席暮柔答应了靳霆钊会陪在他身边,?#19978;?#26286;倾哪里会?#24066;?#36825;种事情发生,再继续留着席暮柔只会横生枝节阻挡她与莫云峰的阴谋,为了除掉靳霆?#20154;?#20570;了许多无法回头的事,如今已经无法回头了,也不愿回头,因为那样会让自己与席正平失去一切权利,财富,地位,她绝不会让这一切发生,为今之计,只有让席暮柔消失……

      然而席暮柔早已洞悉她的阴谋便决定利用她实施自己的计划,这样不仅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离开这是非之地,还可以除掉席暮倾,一举两得……

      席暮倾来找席暮柔说:“柔儿,你离开他吧!我们曾是好姐妹,我不想弄得反目成仇。”

      席暮柔冷笑了一声说:“哼!好姐妹,你?#24515;?#25105;当妹妹吗?你没有,席暮倾,如果你拿我当妹妹就不会为了跟莫云峰在一起出卖我,也许现在我会很幸福不会有任何伤痛也是你差点杀了我和霆钊,更是你挑拨离间让霆钊怀疑我,不是吗?而我也不会忘记你的父亲杀了我父母的事实,而你将辰浩丢弃的事情,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恍若在昨天我是不可能会原谅你更不会让你伤了霆钊。”

      席暮倾有些生气了,说:“你若不离开他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席暮柔,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懂的他现在失忆?#24605;?#19981;起以前的事情即使他爱着你但我知道我在他心里很重要,如今他最信任的依然是我,你若再挡我的路别怪我不客气。”

      席暮柔蔑视的说:“那你?#22836;?#39532;过来,我不会让你利用他,伤害他的,我知道最近这今天你不在家干嘛去了,我有证据的。”

      席暮倾心虚了,拉扯着席暮柔的?#36335;?#19981;让她走,说:“你把证据给我,快给我……”

      席暮柔说:“我不会给你的,因为我要让你尝尝什么叫痛,我这些日子以来因为你所受的我全?#23478;?#25343;回来,更何况,我不会留着你让你伤害我心爱之人。”

      席暮倾说:“把它给我,否则我杀了你。”

      她顺手拿了一把刀朝席暮柔刺去,就在此时靳霆钊回来了,席暮柔见他已经走进来了就没有反抗席暮倾将一把刀插进了席暮柔腹部由于刺的太深席暮柔站不住了从楼梯上滚了下来而靳霆钊正好进来看见这一幕,看到受伤的席暮柔他心如刀绞,像疯了一样跑过去抱着她说:“柔儿,你会没事的,我送你去医院。”

      席暮柔撑着最后一口气说:“霆钊,如果我不在了,你要好好活着,不要责怪姐姐。”

      席暮柔晕了过去靳霆钊将席暮柔抱起来一路狂奔到医院?#20234;?#30003;明哲的父亲为她做手术,手术经历了三个小时,这三个小时让靳霆钊觉得像过了三个世纪那么长那种锥心蚀骨的痛让他清楚的知道有人在骗他,手术终于结束了,靳霆钊说:?#21543;?#21460;叔,怎么样了?”

      申明哲的父亲说:“柔儿她被刺的那刀很深?#36335;?#26377;人蓄意要杀了她又被人推撞身上有多处淤青,加之从楼梯上滚下来又失血过多还没有脱离危险期,我已经尽力了,如果三天之后她可以醒来或许就没事?#35828;?#37266;不过来的话可能就要听天由命了,我已将她转入病房,稍后你可以去看她。”

      靳霆钊说:“明哲,去给我查看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席暮倾如此对待柔儿。”

      申明哲走了,靳霆钊来到病房看着床上受伤的女人心底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更?#29992;?#26174;可却不知为何,心里想: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撕心裂肺的感觉究竟是因为什么,?#36335;?#26366;经在哪里体会过这种感觉,可寻遍?#24605;?#24518;深处也找不到关于她的一丝回忆……

      靳霆钊说:“柔儿,你醒来吧!醒来告诉我发生了何事,求你了,我想知道你的一切,不要离开我,我爱你,你?#21028;模?#25105;会替你报仇的,绝不会就此放过席暮倾的。”

      申明哲知道靳霆钊失忆前为保护席暮柔在家中?#20658;?#38544;形针孔摄像头,只要把监控调出来他就知道发生何事,然而他刚打开看见这一切立马赶去了医院,冲进病房说:“boss,查清楚了,你还是自己看吧!”

      靳霆钊看完视频火冒三丈,愤怒的说:“这些视频是哪里来的?”

      申明哲一本正经的说:“boss,这是你出事前要求的在家里装一些摄像头保护夫人安全,避免席暮倾去找夫人麻烦。”

      靳霆钊的手紧紧攥着拳头,说:“她在哪?席暮倾在哪?立刻把她带来见我。”

      就在此时,席暮倾竟来自投罗网了,她并不知道靳霆钊已经知道了真相她还是打算随便找个借口欺瞒靳霆钊,靳霆钊说:“你怎么来了?”

      席暮倾说:“钊哥,对不起,我不是有意伤害柔儿的,是因为她一直诬陷我拉着我不让我离开我怕?#35828;?#23401;子情急之下才……”

      靳霆钊看了视?#30340;?#37324;还会相信她的花言巧语,说:“你走吧!席暮倾,你骗我骗得?#27599;啵?#25105;什么都知道了,席暮倾,给我滚。”

      席暮倾说:“痛吗?靳霆钊,这就是跟我做对的代价,我要让你彻底失去你心爱的女人,我想没有什么能比失去这个女人更让你痛苦了,何况她总是挡我的?#32602;?#25105;怎么能放过她。”

      靳霆钊将拳头重重打在墙上,说:“席暮倾,我真庆幸当初我没有选你,我恨我自己没有珍惜柔儿更恨我爱你,从今以后我的世界只有席暮柔,滚!”

      靳霆钊赶走了她,对着床上的柔儿说:“柔儿,对不起,我不该相信她的,让你受委屈受折磨,我求你给我一个弥补你的机会,以后我再也不会不相信你,求你了,赶快醒过来吧,好吗?我不能没有你,你不可以离开我,柔儿,求你了,赶快醒来吧!”

      此时此刻靳霆钊心里充满了悔恨与煎熬,他从未想过自己与席暮柔甚至会阴阳相隔,此时此刻他觉得世界都是灰暗的,只有席暮柔可以让他觉得这世间还会有美好存在……柔儿,我等你醒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noscript id="ku60y"><optgroup id="ku60y"></optgroup></noscript><sup id="ku60y"><bdo id="ku60y"></bdo></sup>
    <noscript id="ku60y"><table id="ku60y"></table></noscript>
    <code id="ku60y"></code>
  • <bdo id="ku60y"></bdo><bdo id="ku60y"><blockquote id="ku60y"></blockquote></bdo>
    <li id="ku60y"></li>
  •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